首页 > 总裁致辞

中国的评级机构路在何方?

当今世界三大评级公司:穆迪、标准普尔、惠誉,它们主宰着任何一个想发展的国家的经济命脉。以至于标准普尔的总裁到访,我国的财政部长都得安排时间接见。然而,曾经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米尔顿•弗里德曼也说:“我们生活在两个超级大国的世界里,一个是美国,一个是穆迪,美国可以用原子能来摧毁一个国家,穆迪可以通过降低信用等级来摧毁一个国家”。从以上的事件可见,这三家信用评级公司在全球的影响力非同一般。更重要的一点,这三家公司的总部都设在美国,而且都发源于西方发达国家。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今天能称霸世界,正是有着这三家评级公司做强大的后盾。如今,我们的企业要想转型升级成功,我们的民族要想实现伟大复兴的梦想,即我们习主席提出的“中国梦”,那么我们国家在未来的几年就必须要拥有一个甚至是几个像美国穆迪这样的本土国际评级公司。主要原因有二:首先,我们国家的经济命运不可能由一个外国的公司来主宰,这是当今时代的需要,更是我们国家发展的需要;其次,我们要实现国家强盛、民族复兴就必须要有与自己国力相匹配的国际信用评级公司,才不至于被别的国家牵着鼻子走。

那我们国家当前信用评级机构的状况如何,是否未来的中国穆迪有可能在他们当中产生?

别忘了,这三大评级公司有的有近百年的历史并且都已经建立和形成了非常完备的信用理论体系。靠我们去效仿或者去跟随,是不可能与之抗衡,更不可能去超越。如果用煽动民族大义情绪的方式,说“中国是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因此中国的评级就应该比美国高”;这种思想、这种言语在国内会有一定的认同,但拿到国际上,谁认同你、谁信服你,更别说在国际上拥有话语权。这种靠煽动国内民族大义情绪的方式在国内的信用评级上可能会有一些作为,但在国际社会中是很难有所作为。众观我们国内的信用评级机构,无非以下面三种形态存在:第一种就是靠着政府的垄断资源,你给钱我就给你与政府政策相匹配的评级;第二种就是按着国际上已经比较成熟的评级理论体系并结合我国的国情建立起来的评级机构,但这种机构还处在不断地向国际评级公司学习并且对我国的评级市场进行不断地探索中;第三种就是国内的金融机构,例如银行、证券、期货等。在评级市场,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同一家企业在不同的评级机构常常会有不同的评级结果,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每个评级机构都有自己的评级标准以及评级理论体系,而且任何一个机构都不可能完全掌握一家企业的完整信息,所以会导致这种结果。如今,国内评级市场正呈现着鱼目混珠鱼龙混杂的局面。我认为,国内这三种形态的评级公司要想改变当前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三足鼎立的局面,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况且,当前我们国家的法律制度还有待完善,诚信体系还不够健全。恰恰在这个时候,我们的企业要面临转型升级,更要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因此,无论对我们的企业改革还是对我们的民族复兴,建立一个完善的诚信体系,拥有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信用评级公司是刻不容缓的。

那么什么样的评级公司,才有机会改变当前美国三足鼎立的信用评级局面呢?

我认为能产生与三大评级机构相抗衡的公司必须具备以下两大特点:第一,做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不愿意做的或者还未做的信用评级,但是这种评级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又是至关重要――中小企业信用评级。我个人认为,这三大评级不愿意做中小企业信用评级的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相比大型企业和上市公司而言,对于中小企业信用评级的利润低,而且中小企业普遍不愿意花钱在这些信用评级公司身上;第二,中小企业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今天还活着,明天就可能破产倒闭;第三,中小企业的数量太庞大,按传统的信用评级模式,他们做不过来。但是,他们也别忘了一个事实,今天很多的大型企业和上市公司都是从过去的中小企业发展起来的,比如现在的微软、谷歌、脸谱等。而且更重要的一个事实是中小企业在任何一个国家中都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从这点出发,我们不难得出以下结论:国际评级机构对大型企业及上市公司缺乏全面性、完整性和系统性的了解。因此,他们对大型企业及上市公司所建立的评级体系有很大的缺陷,以此得出的评级结果就更谈不上准确性。其次,世界上任何一家大型企业或上市公司都是从小逐渐发展到大,而且这个过程快的话要五年十年,慢的话也要十几年甚至二十年。但是,国际上的评级机构对大型企业或者上市公司信用评级的普遍做法,就只是关注这些企业发展起来以后那几年的信用状况,然后再根据对该企业所掌握的那几年的信息进行企业信用评级,而未对该企业的创业成长史进行全方面的了解。如果有了解,也只能从企业单方面的讲述中或者提供的材料中获悉,而不可能从多方面全方位地对企业创业成长史进行了解。历史是一面镜子,它照亮现实,也照亮未来。人类历史是如此,那企业的信用成长史更是如此。因此,对一个不基于企业历史的信用评级或者说对一个企业的历史了解不够的信用评级,那么它对该企业的信用评级就是不客观的、不精确的。以此可以推断,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基于这些大型企业的信用评级数据所产生的主权信用评级是不客观的、不准确的。这是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在主权信用评级中存在的一大缺陷。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的主权评级另一大缺陷是他们的主权信用评级里缺少了很重要的一个指标――每个国家中小企业整体信用状况。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主权信用评级存在评级指标不健全或者依据的评级信息不全面。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国际评级机构无法对主权信用评级中的宏观经济预期和各国政府偿债能力的两项重要指标作出完全正确的判断。而且,我认为这两大缺陷利用传统的信用评级理论和信用评级思想,是不可能有所突破的。因为他们在基于数据分析的时候不可能完全获取和掌握被评级企业的数据源信息,所以他们在主权信用评级上不可能有根本性的突破。但是,互联网的出现,大数据的到来,让我们看到解决以上两大缺陷的希望。互联网从诞生到今天,短短的十几年间,已经改变了许多的传统方式,例如腾讯公司改变了人们的交流方式,百度公司改变了人们检索信息的方式,淘宝平台改变了人们购物的方式,阿里巴巴改变了传统的贸易模式,支付宝、银联在线、财付通等网上支付平台改变了人们的付款方式等等。互联网还将继续不断地改变整个社会并推动着其向前不断地发展。当然,在信用评级这方面也不例外,因此能产生与三大评级机构相抗衡的公司的第二大特点就是该企业必须具备互联网公司的基因。因为只有互联网才有可能从企业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对企业的信用进行记录并跟踪,而且无需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这就是我们所讲的企业时间轴,运用到企业信用方面,也叫作企业信用时间轴。企业信用时间轴是指运用互联网这一工具,不间断地记录并跟踪企业,并且让我们可以通过它随时随地了解到任何企业在历史上任何时点发生的任何事情,并可以追踪到它当时的信用状况。如今,只要是一个社会中存在的实体,那么它在互联网中就会存在着方方面面的信息,即我们经常提到的大数据时代。因此,基于当前互联网的海量信息,我们可以利用数据挖掘、数据分析、数据建仓等技术手段,在短时间内对大批量的企业进行信用分析、信用评级,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了以上三大问题。同时,利用技术的手段对企业进行信用分析以及信用评级,不需要花费太大的成本。如果建立一个包括数据分析、数据建仓、数据建模等的企业信用评级系统单独对社会上的某一家企业来评级那成本算是比较高,但是分摊到几千万的中小企业成本就可忽略不计。同时,我们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时刻不停地对企业进行追踪和信用分析,从而时刻为企业作出比较客观的信用评级。由此,很多人会产生一个很大的疑问,就是基于技术产生的企业信用模型和企业信用评级是否可信呢?如今,任何一家评级公司都是基于企业所掌握的信息而产生的评级结果。这种信息有直接从所要评级的公司获得,也有间接从社会上的其他机构获取。从一定程度上来讲,机器对企业的信用评级比人对企业的信用评级更公正、更公平、更客观。因为,它完全不会受到个人情感、个人喜好等外界因素干扰。而且,我坚信互联网存在的一个重大因素就是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因此,从互联网里获取的企业信息也是相对更客观更全面,所以对企业信用进行定量和定性地分析也会更客观更全面,由此产生的评级结果当然也会更客观更准确。大家都懂得一个道理,和外国人打交道要用数据说话。因此,我们是利用外国人的思维,来颠覆他们建立起来的信用评级体系,他们自己会不信服么?答案是肯定的。

现在肯定有人会问,中国存在这种公司么?

有,那就是企业信用网(http://www.bgcheck.cn/)。企业信用网是上海普众网络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专业从事中小企业信用评级、资信评估、信用管理、信用咨询等服务的全国性信用评级平台。经过多年的发展,企业信用网已成为中国企业信用评级行业内规模较大且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资信评级平台。它的诞生,是为了解决当今世界上主权信用评级中存在的问题;是我国企业转型升级的需要;是我们国家发展、民族复兴的需要;更是我们国家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的需要。